藏宝图玄机资料
求是日報

處置“占中九犯”并非政治報復

2019-04-18 10:21 來源:網絡  作者:求是新聞
   次瀏覽
處置占中九犯并非政治報復 4月9日,香港區域法院陳法官宣判占中九犯罪成,獲準保釋,等候判刑。末代港督彭定康隨即批評,港府以過時的法例檢控,是政治報復;反對派法律界中人亦持類似觀點。對政府采用公眾妨擾罪起訴9名嫌犯,筆者并不認為過時,也不認為是政
處置“占中九犯”并非政治報復


4月9日,香港區域法院陳法官宣判“占中九犯”罪成,獲準保釋,等候判刑。“末代港督”彭定康隨即批評,“港府以過時的法例檢控,是政治報復”;反對派法律界中人亦持類似觀點。對政府采用“公眾妨擾罪”起訴9名嫌犯,筆者并不認為過時,也不認為是政治報復。9名嫌犯的犯罪基本事實都成立,沒有任何嫌犯脫罪,只是個別嫌犯的個別罪名不成立。從判詞可以看到,定罪是由相關的證據和有關法律推斷的,并非政治報復。
其實,特區政府對違法“占中”以“公眾妨擾罪”起訴,似嫌片面。“占中”是危害社會公共秩序的犯罪,但不限于公眾妨擾,還有其他罪行,其造成社會動蕩、法治破壞、經濟損失、人心不安、引發旺角暴亂和“港獨”暴行,不但危害社會公共秩序,而且危害國家安全,并非“公眾妨擾罪”可以囊括,還有其他罪名可以追究,可以數罪并罰。
選擇普通法的“公眾妨擾罪”檢控合理
判詞對選擇普通法上“公眾妨擾罪”作了說明,“公眾妨擾罪”有普通法(判例法)和成文法上的犯罪的分別,但選擇普通法上的犯罪,不是純粹量刑輕重的考慮,而是普通法上的罪行比成文法上的罪行,范圍更為廣泛。
香港基本法第8條規定:“香港原有法律,即普通法、衡平法、條例、附屬立法和習慣法,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區的立法機關修改者外,予以保留。”檢控方選擇以普通法或成文法的公眾妨擾罪起訴,都是可以的。
但違法“占中”危害社會,后果極壞,香港經濟損失極大,成文法的“公眾妨擾罪”,量刑太輕,不相稱,選擇普通法的“公眾妨擾罪”更為合理。
另一方面,基本法第84條規定:“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司法判例可作參考。”采用普通法的“公眾妨擾罪”,不但范圍較寬,可以參考的司法判例也較多。對檢控方的選擇,雖然判詞沒有引述基本法的規定,但判詞是有理由支持的。
對罪名是否過時,香港社會有不同意見,彭定康也不過人云亦云。在此涉及:(一)普通法“公眾妨擾罪”是否過時。(二)如果過時如何處理。
對第一個問題,在英國刑法的教科書和案例匯編上,可以找到“公眾妨擾罪”的最早案例大概是300多年前,的確相當古老。但古老的案例不等于過時。判詞引述的2006年英國上議院法庭審理的R v Rimmington (2006)案,是最權威的普通法“公眾妨擾罪”案例。判詞引述的2018年R v Stockli(2018)是最近的案例。
普通法本身就是案例法,數百年前建立的案例未必過時,可以歷久彌新,也可以翻舊變新,普通法的判例是不會、也不可能自行消滅的。在當代普通法的法庭打官司,有當事人的大狀引述數百年前的判例,并非十分罕見。
除非有關判例被立法所修訂,或被后來的法庭所推翻,否則,普通法不可能久廢湮沒。不像羅馬法,如果法律條文太久未被引述,就可能完全消亡。香港采用的是普通法,彭定康沒有搞清楚,就說特區政府用了過時的法律,只能證明他自己是法盲。
對第二個問題,以教唆訴訟(champerty)的罪名為例說明。該罪名起源于幾個世紀前的英國,但美國早就無此罪名,律師與當事人打官司分成(分贓),是正常不過的。但在英國,直到1967年制定的刑法法(Criminal Law Act)才廢除了此罪。該法沒有引進香港,香港還有此罪,沒有過時的問題,未經立法修訂或經判例舍棄,依然存在,可以隨時引述。普通法的法律要是有過時的問題,也應由立法機關或法官來決定,彭定康無權置喙,他不比法大。
上一篇:縱深發展,營造良好政治生態   下一篇:沒有了
熱門推薦